大無量壽經甄解第十六

講次 1. 2. 3. 4. 5. 6. 7. 8. 9. 10. 11. 12. 13. 14. 15. 16. 17. 18.

            大無量壽經甄解卷第十六



  淨影疏第三,明所攝中有四:


  一、攝「下人」同生彼國。(佛告阿難盡三輩)


  二、攝取「上人」同往彼國。(東方偈)


  三、重攝「下人」同生彼國。(偈後彼國菩薩皆當究竟下)


  四、彌勒白佛,於此界幾許菩薩,生彼已下,重攝「上人」同生彼國。(疏下十右左科源)


  第三、重攝「下人」同生中有三:


  一、廣舉無量壽國,勝妙之事,令人願求。


  二、從世人薄俗已下,明娑婆界穢惡充滿,使人厭舍。


  三、從禮無量壽下,就彌陀國「辨得」彰失,令人修舍。


  初中有二:第一、廣舉無量壽國,勝樂之事。二、佛告彌勒諸天人下,勸人往生。(疏下二十右)


  上來「初」,廣舉彼國勝樂之事,八段文畢。自下第二,勸人往生中。


  初牒上所辨之人(聲聞菩薩等)土(又其國土等),次何不力下,正勸往生。(文)


  憬興(下十九右)第二,勸人往生有二:初結人土勝;後正勸往生等。同淨影。


  祥疏從佛告阿難,無量壽佛,威神無極下。


  第二,勸物修因往生,就中大分為三:第一、舉彼出勝妙伎(快下文)樂,以引物。第二、從然世人薄俗下,明娑婆雜惡可棄。第三、從更整衣服下,現西方之相,勸物信。


  就明勝妙中,有二重:初、明勝妙快樂;次、從佛告彌勒諸天人等下,明引物修因,急往生(疏二十七左),勝妙上竟。


  下第二、引物「修因」往生有二:


  初、先牒前人土淨,何不下勸修因。(文)此亦大同影。望西、略箋依淨影。


  會疏第三,明釋迦世尊,別勸娑婆濁惡眾生,令生欣厭。中大分為四:


  一、總淨穢相對,勸欣厭(云云)。今科雲。


  二、明釋迦勸導分為三:轂歎彼土聖眾,顯國德。(從偈後至次上);畢明此土穢惡,勸往生;斃善惡對,明止惡修善。(五惡)


  已下其第二科也。此中有二:初承向文勢,勸示往生。後廣說穢惡,開導。(然世人已下)


  初中亦二:轂承向文勢;畢正勸往生。


  初承向文者。



  佛告彌勒菩薩,諸天人等,無量壽國,聲聞菩薩功德智慧,不可稱說,又其國土微妙安樂,清淨若此。



  漢譯:「三輩竟,次說眾大會於浴池大蓮花上,坐陳道德善。」(三之十三左)


  次歎菩薩、阿羅漢等,功德無量。次雲其國土甚殊好,若此等。(十五右)


  吳譯下(八右九右)亦同之說彼國殊勝,勸往生,而後廣說「穢惡」相開導,同於今經。


  唐、宋兩本,菩薩功德次,直說阿難禮見文,而無勸往生說「穢惡」之文也。


  帥初承向文中,彌勒菩薩者,其對告眾諸天人等者「呼召」其機也。


  問:「前以阿難為對告人,今改命彌勒有何意耶?」


  答:「會疏二解,初解無害,而未深入也。後解有妨,若言滅後利濟非二乘所堪,故告彌勒者。


  觀、小二經,何付屬阿難身子耶?


  要解雲:「如上言至終願成就文。」(次上文)


  以阿難為對告眾,此蓋寄「信心歡喜義」說,以下以「補處」為對告眾者,欲燈燈相續不絕也。(文)


  此潤色、峻公二解,以為一義而已。今釋二義:


  一曰阿難翻雲「慶喜」,若無信心智慧,何以得「大慶喜心」哉!是以序分贊阿難雲「深智慧」。


  既聞深法,信心歡喜故,以此義故彌陀法門,殊命阿難。


  又彌勒此雲「慈氏」,此表如來悲哀無窮,自下「垂諭」宜「囑」此人也。


  又複阿難配「安心門」,內具佛智信心,外居聲聞,內尊外卑,實是本願相應之人,故本願「始末」宜命此人。


  又彌勒配「行儀門」,外居補處之位,內則示同凡夫,故佛勸言,自厭生死惡露不淨等,內卑外尊,引他誡己,外防內守,表堿衈部A人能自度,此其謂也。


  濁世諭誡,非是不能,自下重命彌勒,即此意也。(上一)


  二謂、前三輩中說,十方世界,諸天人民,通被諸佛剎土,故三輩是雖「正凡」,傍攝菩薩于上輩,上輩約「出家」。


  故吳譯第七願雲:「為菩薩道,奉行六婆羅蜜,此攝菩薩之證也。」


  其中下二輩,約「在家」說。自下經文說,諸天人等者,別約此土一化,此中自含三輩。


  其上輩彌勒為「首」故,自下正告彌勒焉,雲何含三輩者,先對他方,自然作善,明此土造惡相者,即是下輩攝也。


  次佛告彌勒菩薩,諸天人等,我今語汝等,對彌勒語「出要」


  ,使厭眾惡,勤修善根者,上輩相也。


  後別說「五惡五痛」者,中輩之相。


  五惡中,無出家者,但就在家父子兄弟夫婦等,說造惡相故,至下可知。


  帥聲聞菩薩功德智慧,不可稱說者,牒人勝。又其國土等者,牒土勝。


  此二即承上所說,因勸往生也。


  望西問:「上但舉人未說國土,何雲若此?」


  答:「說人勝時,土勝即顯等。」(文)或可。


  其人勝,承釋迦所說;其土勝,承諸佛稱讚。引諸佛證,釋迦自說故。



  二、正勸往生有三:損正勸;撿傷歎(何不力下);換結前生後(何不)。



  初正中亦二:初舉果勸因。



  何不力為善,念道之自然,著於無上下,洞達無邊際。



  漢譯三(十五)此四句,與今經全同。


  吳譯下(九)亦同。


  望西雲:「何不力等者,諸師異解,且出三師。」


  淨影雲:「何不力為善,正勸修因。何不力勵為善求生,名力為善。」


  念道已下,明修利益,念道之者,自然往生,名念自然,但能念道行德,顯著不簡上下,同「往生」。故言「著於無上下」也。


  若得生彼,神智洞達無有邊際,故雲「洞達無邊際」耳。(已上)


  依此釋者,自下四句,皆可切讀,不可長讀。


  又義寂雲:「有十八句,二二為對,何不力為善,念道之自然者,謂不勤力作善,念其道之自然;為善得道,道之自然,非有『別主』使之然也;此顯『因果』法爾道理,非如『外道』所計自然,彼說無因自然有故;又可,會道之自然者,謂念彼國,為道自然故。」


  下文雲:「彼佛國土,無為自然,皆積眾善,無毛髮之惡。著于無上下,洞達無邊際者,謂自然道,其理顯著,無有上下,得之洞達,無有邊際。」(已上)


  依此師者,初之二句,即可長讀,謂「不」之字,流至念故。


  又憬興雲:「何不力為善者,勸修往生因,力者盡力,人聖國妙,詎不盡力,作善願生故。又力者力勵。道之自然者,修所得之利,因善既成不自獲果,故雲『念自然』。唯能念道行德著,不簡貴賤,皆得往生,故雲『著於無上下』。念字長讀流至此。」(已上)


  依此師者,三句長讀,謂「不」字流至於「念」,「念」字流至於「著」字故。


  如是三師各據「一義」並不相違。


  然今且可朋淨影,以易讀故;義寂亦佳。


  謂順下,何不可獲等句故,彼等二句,長讀宜故,又四句長讀,有何過耶?(文)


  祥疏雲:「下勸修因,念道之自然者,念於彼土,勝妙功德,果自然而應也。」


  著於無上下者,著之意證,證果無有形色、上下、好醜之異。洞達者,智無邊際,是真諦境,此明正報果。(文)


  會疏據嘉祥,蓋峻公于所修善、所念道各立二義。善本諸善(善二),彌陀本願,他力大道,及三乘所證道,無為自然。(道二義)


  雖有二義,正在初義。(云云)此二義不穩。


  要解雲:「何不下廣勸,力為善者,通諸行者謬矣。」(會疏)


  今明佛願平等益,念道之自然者,約「因」,他力本願,任運運載約「果」,淨土為道,彼土聲聞菩薩智慧高,故雲「無上下」;神通洞達,故雲「洞達無邊際」。(云云)


  能念既通,自力他力三心,善何但他力念佛耶?此破卻非也。


  今謂上二句勸因,下二句舉果,何不者,激勸之詞,力為善者,下廣說造惡者,佛意在「勸」此土三輩。


  由此言之,今力為善者,泛勸三輩諸善,念道之自然者,別顯若聞深法等,能念則「歡喜信樂」乃至一念,所念道即是深法。


  下文雲:「勤行求道德。」又雲:「長與道德合明。」即是指彌陀果德及名號為道。


  三輩文雲:「若聞深法(所念之道),歡喜信樂不生疑惑,乃至一念等(能念之念)正當之。」


  三輩力善,融念道自然,則同「一念佛」無別道故,知此力為善句,不可偏為「諸行」,亦不可偏為「念佛」。


  此力為善者,約助正故。


  帥著於無上下者,著明著也。無上下者,上說次如上輩者也,次如中輩者也,至此顯其三輩泯亡,三輩「諸機」本則三三之品,至安養界,今無一二之殊。


  故雲:「著於無上下也。」


  帥洞達無邊際者。論曰:「若人作善根,疑則華不開等。若人力為善,有『疑惑』則華不開,自為『過咎』不能洞達廣大無際土,若人信心清淨,則華開見佛,初生剎那,洞達無邊際,見佛聞法,隨意自在。故雲『洞達無邊際』。」


  此二句,舉彼土「證果」也。



  後、重勸因顯果



  宜各勤精進,努力自求之,必得超絕去,往生安養國,橫截五惡趣,惡趣自然閉,升道無窮極。



  漢譯曰:「何不各精進,努力自求索,可得超絕去,往生無量清淨阿彌陀佛國,橫截於五道,惡道自閉塞,升道之無極。」(文)


  吳本同之。


  初二句勸「因」,即是「大信」,上所謂「念道」是也。前但「激發」耳。


  今文正勸「大信」,必得下顯「果」,明精進求生者,必得生。即彰前下二句也。


  努力者,方言勉也、努力也、用力也。(文)宜言勸辭也。


  各勤者,指諸天人民,不簡男女、賢愚,宜勤修也。精進自求者,宜精進,念道自然,而求生彼國也。


  峻公含自力他力者,非也。自力願心,何得往生安養真證乎!


  今謂佛勸本意,唯在「他力」故。


  帥必得超絕去等者,信卷三末(四右)引顯「信益」,此約「現生」,獲得橫超一心者,六趣四生,因亡果滅,橫超五趣道,住正定聚,「信益也」。


  依此意,則必得至,自然閉,四句彰「現生信心益」也。


  略書引顯「真實證」,今此中意彰淨土真證,與必得者。


  行卷曰:「必言即也,令然也。」


  銘文曰:「必者謂『自然』也,言真因既定,則自然可得,離妄證妙果,故曰『必得』。」


  漢譯曰:「可必得,此乃明因果不違也。」


  超絕去等者,銘文釋曰:「可得超流轉生死,絕去娑婆世界,而往生安養淨土也。」


  橫截五惡趣,惡趣自然閉者;橫謂「他力」也,由信如來願力,不假行者之功,自然截去五惡趣。


  離四生言「橫」,是言「橫超」也。橫對「墜」言,超對「迂」言也。


  墜迂「自力聖道」意也,橫超即「他力真實本意」也。


  截謂斷,橫斷絕五惡趣之業系也。


  惡趣自然閉者,歸命「願力」,則閉五道生死故,言自然閉也。


  閉者,謂閉塞。


  本願業「因」所引自然「生」安樂也。


  升道無窮極者,升至無上涅槃,是言「果」也。


  道者,大涅槃道也。(已上)


  依此意橫者「橫超」顯願力之言,示「非自力」修斷也。


  截五惡趣者,自然截斷,無始流轉,系六趣四生業縛也。


  此惡趣自然閉者,大願業力,引生安樂,則自然閉塞、五道生死「果」也,此彰所離。


  升道無窮極者,彰所得真證,前所謂洞達無邊際是也。


  安樂集下雲:「此方多時,具修施戒忍進定慧,未滿一萬劫已來,琤憫K火宅,顛倒墜墮,故名用功至重,獲報『偽』也。」


  大經複雲:「生我國者,橫截五惡趣。」


  今此約對彌陀淨剎,娑婆五道齊名惡趣,地獄、餓鬼、畜生,純惡所歸,名為惡趣。


  娑婆人天,雜業所向,亦名惡趣。


  若依此方,修治斷除,先斷見惑,離三途因,滅三途果,後斷修惑離人天因,絕人天果,此皆漸次斷除,不名「橫截」。


  若得往生彌陀淨國,娑婆五道一時頓舍,故名「橫截」。


  橫截五惡趣者,截其果也,惡趣自然閉者,閉其因也。


  此明所離,升道無窮極者,彰其所得。(文)


  淨影全同之。



  撿傷歎



  易往而無人,其國不逆違,自然之所牽



  漢、吳兩本全同,而無人作無有人,所牽作隨牽耳,力為善,然得「真實信心」人,「甚難有」。故如來「傷歎」也。


  望西雲:「易往等者。」


  淨影雲:「修因即去,名為『易往』,無人修因,往生者渺,故曰『無人』。」(憬興同之。


  嘉祥雲:「只修十念成就,即得往生,而行者希,故雲『易往而無人』也。」(義寂同之。


  不逆等者,淨影雲:「其國不逆,彰前易往,自然所牽,彰前無人,娑婆眾生,久習蓋纏,自然為之,牽縛不去,故彼無人。」(寂、興同之)


  又法位雲:「言自然所牽者,因圓果熟,不假功用,自然招致故。」(興師許之,嘉祥同之)


  依今家別意,約「實報土」為言,易往者,謂正定聚,故銘文曰:「乘本願力者,生本願『實報』,無疑易往也。」


  無人者,真實信心「難有」,故生實報土人「希」也,此邪定不定聚人,不易「往」故雲「無人」。


  故引橫川證之雲:「然源信和尚曰『報土』生人不多(真實信難得故),生化土人不少(自力修善人多故)。」此釋深妙也。


  帥其國不逆等—


  淨影其國不逆違,彰前「易往」,自然之所牽,顯前無人。


  依今家意,其國已下二句,並彰前易往,其國不逆違者,銘文雲:「得真實信心人,大願業力故,自然淨土業因,不逆違,為彼業之所牽,故易往。」


  然言自然之所牽也,自然之所牽者,他力「至心信樂」,業因之自然所牽也。(已上)


  興疏所舉,有說一釋似祖釋,若爾,為無而無人釋耶!謂次何不世事等,是釋「無人」也。


  會疏引迦才及憬興等,釋「易往無人」,是通塗耳,別意如銘文。



  換結前生後



  何不棄世事,勤行求道德,可獲極長生,壽樂無有極。



  漢譯雲:「何不棄世事,行求道德,可得極長生,壽樂無有極,何為用世事饒共憂思無常。」(文)


  吳譯初同之。後二雲:「何為著世事,譊譊共憂思無常。」(文)


  今經初二句,含其意故略耳。


  何不勤行求道德者,結前何不宜各文。道德者,前所謂道之自然也。


  何不棄世事者,何著世間造惡無常之事,而欣安樂無為樂,速可棄也。


  此乃起下世人薄俗文,若不棄之,失大利,若棄之而求道德者,可得壽樂無極之大利,重重勸功實「無極」大悲而已。


  極長生,壽無極者,顯「道德」二字,上所謂升道無窮極是也。


  長壽樂是無量壽之義,與彌陀同證,安養證果而已,所生不死之神方者,夫在於此乎。



  二廣說穢惡開導二:損先明造惡相;撿對彌勒辨出要。



  初中二:初總標



  然世人薄俗,共諍不急之事。



  漢、吳兩譯,同今經。但無「然」字。


  然者,承上之辭,上既舉淨土壽樂勸,可棄世事,勤求淨土;然世人貪著世事,不欣求淨土,故下廣說穢惡之相,勸可求道德,故雲「然」。


  諸佛國造惡者少,故「易」開化。娑婆造惡者多,故「難」開化。


  釋尊取穢國,悲湣造惡者,故有此開導,應知。


  世人者,依下文指五濁惡世人,雲「世人」。濁惡盛,則造惡益劇故,薄俗者,薄微也、不厚也;俗謂風俗。


  孝經移風易俗,上所化為風,下所習為俗;說文俗習也。傳相習也。(文)


  嘉祥雲:「薄俗者,心愚少智,故雲薄俗。」(文)


  淨影雲:「世人薄於風俗。」(興同)


  會疏雲:「薄卑薄義。」(文)


  今謂世人風俗,相習於卑淺世事、營務為俗,是雲世人薄俗也。


  共諍不急之事者,「共」者,尊卑貴賤、上下男女,皆同諍作惡事也。


  辦了一大事,名「急務」。通言之,則求「菩提」為急務,不求「菩提」徒馳走名利,雲「不急之事」。


  別言之,則求生「安樂」為急務,何者,自力菩提,雖急求之難得,故名「難行道」;淨土菩提,急求「易得」故說「易往」。


  宗家曰:「急勸『專稱』彼佛名,是斯之謂乎。」



  二正明有三:損明身業造惡;撿明口業造惡(如是世人);換明意業造惡(如此之人下)。


  初中亦二:初、總舉;二、別明。



  初、總舉者



  於此劇惡極苦之中,勤身營務,以自給濟,無尊無卑,無貧無富,少長男女,共憂錢財,有無同然,憂思適等,屏營愁苦,累念積慮,為心走使,無有安時。



  漢本雲:「共於是處,劇惡極苦之中,勤身治生,用相給活,無尊無卑,無富無貧,無老無少,無男無女,皆當共憂錢財,有無同然,憂思適等,屏營愁苦,累念思慮,為之走使,無有安時。」(文)


  吳譯同之。


  淨影雲:「第二彰娑婆界『穢惡』充滿,令人厭舍,於中有四:轂舉三毒煩惱之過;畢勸人修舍;斃舉五惡五痛五燒,業苦之過;氌勸人修舍。」


  初段中,先明貪過,次明嗔過(世間人民父子已下),後明癡過(如是世人不信已下)貪中有三:


  轂通就世人,以明貪過;


  畢尊貴下偏就富貴,以明貪過;


  斃貧窮下偏就貧賤,以明貪過。(云云)


  憬興亦同,望西、略箋全依之。


  嘉祥雲:「自下明三毒十惡等,造若可明等。」


  今謂約三毒者,局矣。


  是以自下就「三業門」,廣攝三毒十惡等。于中初舉身業造也,此劇惡極苦之中者,明所依處。


  勤身營務,以自給濟者,標身業造惡,營務者,勤勞身,唯經營世務也。


  給濟者,說文給相「供足」也。


  廣韻供給又膽也。


  漢書家給人足。(文)


  切韻雲:「以物饒足為給,濟度也。」


  憬興雲:「給者資也。」(文)


  土農工商,為給活自身,勤身務生産業,雲:「勤身營務,以自給濟。」


  漢譯雲:「勤身治生,用相給活,可准解。」


  無尊無卑等者,嘉祥雲:「出『作惡』之人。」


  影、興釋「未可」也。


  望西雲:「無尊等者,無簡尊卑貧富等別。若少、若長、若男、若女,同求財故雲『共憂』也。」


  若依淨影、憬興意者,無尊等,是能求之人,少長等則所為之人,為他求故。(云云)非今所用。(文)


  望西所評中矣,能合漢、吳兩譯「意」故。


  錢財者,所求之物。


  應音十二(十二)曰:「自連切貨財也。」唐、虞、夏、殷皆有錢。


  李之彥曰:「嘗玩『錢』字,旁上著一戈,下著一戈,真殺人之物,而人不悟也。然則兩戔爭貝,豈非賊乎?」


  按四分律雲:「西錢有銅錢,白鉛、錫樹、膠皮,又金銀鐵等,錢形亦不同,有如玉面、方圓、長短等錢不同,字亦隨時處,衣食住宅等,諸資具同為財,於中求『錢寶』最深,故通別並舉也。」


  有無同然者,望西雲:「有財無財,貧富雖異,求欲是同,故雲『同然』。」


  亦雲「適」等。


  憬興雲:「適者乃也。」然憬興雲:「有者恐失,無者欲得;憂之無異,故雲『有無同然』。」(文)


  有者恐失,是「守護苦」,於求財中,不可說。(望西意)


  會疏雲:「無則欲富有,有則憂不足,雖有無不同,憂思一等。故雲『同然』。」(文)此解詳也。


  屏營等,箋雲:「恐其不得,愁念苦慮不止也。」


  屏營者,屏營怔忪也,按屏營猶徘徊也。夙夜屏營,不遑之貌。


  國語雲:「依偟于山林。」累念積慮者;


  義寂雲:「累念於既往,積慮於未至。」(文)


  為心走使等者,常為欲心所驅使,勤勞身無安時也。



  二別明中有三:損貪財之過;撿貪色之過;換結勸。


  初中亦二:初就富貴明;二就貧賤示。



  初富貴中亦三:損有財苦;撿失財苦。此初就有財明。



  有田憂田,有宅憂宅,牛馬六畜,奴婢錢財,衣食什物,複共憂之,重思累息,憂念愁怖。



  漢譯雲:「有田憂田,有宅憂宅,有牛憂牛,有馬憂馬,有六畜憂六畜,有奴婢憂奴婢,衣被錢財、金銀寶物,複共憂之,重思累息,憂念懷愁恐。」(文)


  吳本亦同,衣被上有「有」字,愈明矣。


  淨影、憬興為「守護苦」。望西、略箋從之。


  今為有財苦者,就勤身營務給濟,有田宅六畜等財,就之生苦,故以為「有財苦」。


  略箋雲:「有田憂田者,有田則憂『旱、雨、風、水』之損耗也。有宅憂宅者,有宅則憂『風、火、舊、朽』之敗壞也。」(文)


  說文陳樹稻穀曰「田」也。


  牛馬六畜者,總別並舉。牛、馬、犬、羊、豕、雞為六。家養者,言之畜也。(文)


  六畜之中,牛馬為長,故別舉也。


  奴婢者,法華音:「古有罪人,沒官為奴。」說文:「婢者,女之卑稱。」(文)今通謂「仆隸」也。


  錢財衣食資身之具也。什物者,應音十五(十一右)曰:「什謂會數之名也,亦聚也雜也,謂資生之物也。」


  今文言家產器物,猶雲「什物」。物即器,史記 舜作「什器」于壽丘,又苑音四(十一)曰:「顏注漢書曰:『什物,謂為生之具也。』三蒼曰:『什,聚也、雜也。


  』」


  吳、楚之間,資生雜具,通謂之什物,有數十事物,為什物,此蓋少知之說也。(文)


  複共憂之者,有牛馬(乃至)什物複皆憂之,吳本可為證矣。


  重思累息者,重「憂思」不棄,累歎息不止也。


  憂念愁怖者,愁憂怖懼,現在所得,未來喪失也。



  撿失財苦



  橫為非常,水火盜賊,怨家債主,焚漂劫奪,消散磨滅,憂毒忪忪,無有懈時,結憤心中,不離憂惱,心堅意固,適無縱舍,或坐摧碎,身亡命終,棄捐之去,莫誰隨者。



  吳本雲:「橫為非常,水火盜賊,怨主債家,所漂燒,系搪突沒溺,憂毒忪忪,無有解時,結憤胸中,蓄氣恚怒,病在胸腹,憂苦不離,心堅意固,適無縱舍,或坐摧藏,終身亡命,棄捐之去,莫誰隨者。」(文)


  漢譯同之。


  淨影散失苦中,初失財,或坐下失身苦。望西、略箋從之。


  興不分二,合為失身苦。會疏從之。今亦同。


  橫者望西:「或非理之事,或不慮事。俱名為『橫』。」(文)


  箋雲:「增句不以理也。」


  孟子:「有人侍我,以橫逆此類也。」


  非常者,異常之義也。


  水火、盜賊、怨家、債主五是「失財」之緣。


  焚漂等,明失罪之相也。


  盜賊者,義寂 梵網疏上(三十四)曰:「盜猶『不與取』之名也。竊取名『偷』,顯取名『劫』。盜通二也。」(文)


  怨家者,或過去怨,或現在仇敵(會疏)也。


  債主者,說文「債負」也,今俗負財曰「債」通作「責」。


  周禮註疏,責謂「貸錢」而生子。(箋)


  廣韻雲:「債例賣反徵財也。」(惠)


  焚漂等者,了惠雲:「為火所焚,為水所漂,為怨家所消散,為債主所磨滅。」(峻公同之)


  有雲:「大火以焚燒,洪水以漂流,盜賊強取而去,怨家債主,相奪而不許也。」


  依如上事,田宅牛馬,乃至財物消散,而盡磨滅亡,雲「消散磨滅」。(略箋)後義為正。


  劫奪者,說文欲去以刀脅止曰「劫」。一曰,以力去曰「劫」。從力去,「奪強取」也。曰「劫,強取也」。


  又奪也,又勢脅也,消謂消盡,散謂散失,磨謂摧磨,滅即滅亡。(文)


  憂毒忪忪者,于如前諸物「散失」,則憂心忪忪,劇如「毒」入胸中。


  忪忪者,一本作怔忪。(文)漢譯雲:「『怔忪』,心不定驚惶遽也。」


  憬興雲:「忪者,懼心亂動也。」(文)


  無有懈時者,異本及漢、吳兩本作解,音通。謂憂毒無時而解冰也。


  結憤心中等,憤懣也,方言「憤盈」也。憤盛也。憤,謂怒氣充實也。(文)


  心猶胸。吳譯雲:「結憤胸中,憂惱充實,胸中猶若結絲,相纏不解,故雲『結憤心中』。」


  憤結暫時不忘,故曰「不離憂惱」也。


  心堅意固等者,憤心惱意,堅著粘固,而不能縱放舍去也。嗟乎愚哉,眼前之事(箋),或坐下非失身為本,明身亡,則諸財悉舍離。


  上為人所取,下明自舍去,俱是失財,故為一科也。


  坐由也又被罪也。琳音五(九右)摧破也。


  考聲雲:「碎散也,壞也。」(文)


  或坐官家貪求,或違法令,其身罹形戮,所摧碎而身亡命終,則所畜諸財,鹹棄之去,田宅錢財等,莫一物隨往者,雲:「莫誰隨者。」



  換結



  尊貴豪富,亦有斯患,憂懼萬端,勤苦若此,結眾寒熱,與痛共居。



  漢、吳兩本全同之。


  興雲:「第二別示『貪過』有二:初、寄富貴以申貪過也。望西雲:『次富貴文亦二。』初指同向苦,次憂懼下結。」(文)略箋同之。


  今謂並未詳,今從峻公為結文。


  會疏雲:「世人以為尊貴豪富之人,更無憂怖,故汲汲羡慕,馳求無歇,為除此惑,故雲『亦有斯患』。憂怖事不可計,故雲『萬端』。」(文)此釋甚好矣。


  眾寒熱等者,憬興雲:「有說寒謂八寒地獄,熱謂八熱地獄,受寒熱等苦,尋常故,與痛共俱。痛者受也,此恐非也。現身與後苦,不可言俱故,今即寒恐熱惱,與痛共俱,或有經本,臨終寒熱恐訛也。」(文)


  義寂雲:「以憂怖故,或戰慄而令寒心,或焚灼而令熱身,不能離於其痛苦也,非冰炭而能寒熱,非刀刃而能痛切者,唯憂苦也。」(望西所引)


  淨影釋次下文雲:「明追求時寒熱等苦。」(文)


  此師意雲:「為求財故,嚴寒淩冰,熱天拭汗,故雲『痛居』。」


  望西引二師,無評取。箋依義寂。


  于寒心之事,焦胸之苦,而結纏不解等。


  會疏合二師為一義,內戰慄寒,心焚灼煎胸,外有嚴寒,淩冰酷暑,拭汗之苦等。(文)


  今謂淨影為好。


  上來文,明身業有財之苦,故至此結以「寒熱苦」。思之。



  二就貧賤示,亦三:損就無財生苦。



  貧窮下劣,困乏常無,無田亦憂欲有田,無宅亦憂欲有宅,無牛馬六畜、奴婢錢財、衣食什物,亦憂欲有之。



  漢譯雲:「小家貧者,窮困乏無等下。」與今同。但文開說易知。


  吳譯亦同之。


  淨影雲:「後就貧賤,明貪過中。」


  文別有三:一、求財苦;二、失身苦;(或時等二句)三、明未來苦。(不肯為善下)


  初中文別有五:


  一、今無中生「苦」;


  二、少有中生「不足」苦;(適有下)


  三、已得事中,明「散失」苦;(適欲)


  四、進求「不得」苦;(當複求下)


  五、明追求時「寒熱」苦。(亦結下)


  興但為現苦、後苦。


  望西、略箋依影。今不依。


  初於無財,求有也。貧窮下劣者,異譯雲:「小家貧者,無財為貧窮,無位為下劣。」


  周禮註疏雲:「行而無資謂之『乏』;居而無食謂之『困』。」(文)


  常無者,常貧乏無財也。余文可知。



  二、約少有暫具



  適有一,複少一,有是少是,思有齊等,適欲具有,便複糜散,如是憂苦,當複求索,不能時得,思想無益,身心俱勞,坐起不安,憂念相隨,勤苦若此,亦結眾寒熱,與痛共居。



  漢、吳適有一少一,有是少是,思有齊等,適小具有,便複糜盡,如是苦生,當複求索,思想無益,不能時得,身心俱勞,坐起不安,憂念相隨,勤苦若此,焦心不離,恚恨獨怒,亦結眾寒熱,與痛共居。


  吳本亦同。


  帥適者,增韻安便也,適然猶偶然也。


  帥有一複少一者,有田少宅等,有是少是者,得此少彼也。思有齊等,思此與彼等,所有不足故。興雲:「思齊富貴。」(已上)


  箋曰:「偶得一則闕餘一,故思其得之,有此則複無彼,故欲其得彼,只思得齊有之,而滿足不闕也。此乃凡愚之常情,所以得少,而不知足。」(文)


  此於少求具苦也。


  帥適欲具有等者,適彼此齊等,欲有彼此具,便複散失也。


  具有者,隨欲彼得彼,雲:「具有」,非滿足故。


  吳譯雲:「適小具,上求不得苦也,此已得散失苦。」


  琳音糜散也,廣雅壞也。


  說文糜碎也,正體從米作糜形聲字也。


  常複求索不能者,明「求索難」即時得也。思想無益者,假令小得而散失,又即時難得故,思「求索」,想無益耳。


  是以勞身苦心,行住坐臥,無由安情,故雲:「身心」等,憂念想隨等,結上文可知。



  換結苦報



  或時坐之,終身夭命,不肯為善,行道進德,壽終身死,當獨遠去,有所趣向,善惡之道,莫能知者。



  漢、吳兩譯亦同之。


  不肯上有「亦」字。為善行道,進德作作善為道。余文同。


  或時座之等,今世苦也。


  一雲:「坐,由也,不盡天年謂之夭;以貧賤故,或饑渴死,或為人所害,故雲『坐之』。」


  有說雲:「坐罪」也。若就財等,乃犯罪被刑而死也。


  事非雲:「必如此,故曰『或也』。」


  不肯以下明「後世苦」也。不肯為善等,明無後世修善。壽終身死等者,既無「修因」。若其命終必隨業而獨遠去,不可無所趣向,多是六道之果報,無善因故。善惡之道,莫能知者者,法位雲:「此明現在眷屬,既既不得天眼,善惡之路,豈有知者。」(文)


  望西、箋等並從之。


  會疏雲:「無子孫之求追福,故雲無能知者。」(文)


  此等解釋,恐似未盡文意。


  祥疏雲:「既生死絕,趣向苦樂,而在者不知,不肯作善,故雲『莫知』也。」(文)


  今按經意雲:「自不作善,而所趣向,他人何有知者,自所報故,暗言『趣惡道』也。」



  二明貪色之過有三:損以理教勸;撿怨憎會苦;換明愛別離苦。此初也。



  世間人民,父子兄弟,夫婦家室,中外親屬,當相敬愛,無相憎嫉,有無相通,無得貪惜,言色常和,莫相違戾。



  漢譯雲:「或時世人,父子兄弟,夫婦家室,中外親屬,居天地之間,當相敬愛,不當相憎,有無當相給與,不當有貪,言色當和,莫相違戾。」(文)


  吳本同之。


  淨影雲:「明瞋過有三:一、以理教勸;二、廣明瞋過;(或心諍下);三、勸修舍離。(何不棄下)」


  望西、箋從之。


  會疏雲:「二眷屬別離。」(云云)


  今謂於身業造惡中,初「貪財」過,上既明,下二明「貪色」過也。


  下經曰:「貪著財色,依之分『貪財、貪色』二科而已。于中此初,就世間人倫。」


  峻公曰:「夫有人民,而後有夫婦;有夫婦,而後有父子;有父子,而後有兄弟;一家之親,此三兩已。自茲以往至九族,皆本於三親,故于人倫為重者也,故舉之。室家、中外親屬者,指其系。」(文)


  此釋太好矣。


  家室中外者,家室者義寂雲:「夫婦亦是家室義也。」(文)


  憬興雲:「家室者,夫稱於婦,曰『家』。婦稱於夫,曰『室』等。」


  應音雲:「鄭玄曰:『有室有妻也,妻稱室,案室,戶內房中也。』


  應音雲:「鄭玄曰:『有室有妻也,妻稱室,案室,戶內房中也。』」(已上)中外依之。


  略箋特不從之,可謂有力矣,謂室中外者,一家之中,一室之外也。(文)


  家居也「室實」也。


  案戶外為「堂」,戶內為「室」。(文)


  當相敬愛已下。文有三雙六句,二二相對,約理而勸,親屬愛和,使無憎嫉違戾,當字貫下,三對可見。


  具釋如會疏。有無相通等者,於其財物。


  即有者,恤,無無者,憑有。


  互相通用,曾無有吝惜,若吝惜者,內亂由此起也。言謂語言,色謂顏色,違謂違逆,戾謂乖違也,于其親屬,交會語言,即和言愛語,形色和悅,而無互相「違戾」也。



  撿明怨憎會苦



  或時心諍,有所恚怒,今世恨意,微相憎嫉,後世轉劇,至成大怨,所以者何,世間之事,更相患害,雖不即時,應急相破,然含毒畜怒,結憤精神,自然克識,不得相離,皆當對生,更相報復。



  漢本雲:「或儻心爭有所恚怒,今世恨意,微相嫉憎,後世轉劇,至(致吳)成大怨,所以者何,今(如吳)世之事,更欲相患害,雖不臨時應急,相破殺(吳無)之,(然之吳本有二字)愁毒結憤精神,自然克識,不得相離,皆當相對、生值更相報復。」(文)吳本亦同之。


  此明微憎成大怨也。若有「乖違」則心深諍之,忽起恚怒,而未彰身口,故曰「心諍」。


  今世下,正明微憎成大怨,今日恚怒在心微隱,而後世轉劇,終成大怨之苦報也。


  所以者何,下明其所以,凡世間事,欲更想患害,不能即時急相破殺之,然含毒怒結憤於心,生生世世不相離。


  望西引義寂雲:「心藏神居中央,然則心藏神名『精神』也,又第八藏識,名為『精神』,其性精微,有神解故,熏習在彼,故雲『結憤』。結憤時微,故同識而無記,對生時著入空海,而難脫,可不慎乎?」(乃至)


  自然克識,不得相離者,謂結憤已者,怨不相離,克者克獲,識者記識,業在「神識」終不敗亡,如債有券,終不舍離故。


  琉璃王欲敗釋種時,目連聞白世尊言:「願佛聽我,化作鐵籠,籠大城。」


  佛告目連:「汝雖有神力,何能改此定報因緣。」佛以此義,即說偈言;夫業若黑白,終不有腐敗,雖久要當至,還在現前,受非空非海中,非入山石間,莫能於是處,得免宿命殃,應報之所事,無遠近幽深,自然趣其中,隨處無不定。(已上)


  餘如會疏、琉璃王攻釋種,如增含二十六(六)。



  換明愛別離苦



  人在世間,愛欲之中,獨生獨死,獨去獨來,當行至趣,苦樂之地(處漢、吳),身自當之,無有代者,善惡變化,殃福(咎漢)異處,宿豫嚴待,當獨趣(升漢)入,遠到他所,莫能見者(去在何處漢有四字),善惡自然,追行所(行吳)生,窈窈冥冥,別離久長,道路不同,會見無期,甚難甚難,複得相值。



  漢三(十八)吳下(十一)大同之,世間人民,皆為愛欲所系,為此造惡,無有出期。


  故舉世間愚癡愛執者,以示因果理也。


  獨生獨死下,明自業自得道理,遠到以下,明恩愛別離之相也。獨生獨死者,總遮世間愛欲之情。


  義寂雲:「獨生獨死者,就一趣一界說,獨去獨來者,就異趣異界說。」(文)


  生時雖受極苦,更無代者,死時雖列眷屬,無分苦者,何況三世來,誰伴我者,常行下,示獨之所由。無代者,故獨趣入故。


  當行者,憬興雲:「當者,逐也行者業也,自當之當受也。」(文)


  謂逐自作業行趣,向苦樂處故,自作自得,無有代受者也。


  箋曰:「當謂相當,如其行而不差也,此即惡行至『苦地』,善行趣樂地,因果報應,無毫髮之異也。」(文)


  此解「當」字恐鑿耳,更可考。


  善惡變化等者,嘉祥雲:「惡因得苦,善因得樂,其報易前也。」(義寂同之)


  憬興雲:「善變化者,即惡趣報,惡變化者,即善趣報。」(已上)


  此善因變為惡報,惡因變為善報,其義難思。


  會疏後解似之。


  箋曰:「善惡舉因,殃福舉果;善惡相變,而不同猶如『水火』,故曰『變化』。」


  化亦變也,依惡而入殃惡之地,依善而至福樂之地,其之「相異」猶楚越,故曰「異處」。


  會疏前義同之,此義善惡因不同,曰變化,對異處解之,今亦可。


  變猶識變之變,謂善惡業變成苦樂果故。殃福之報,異處也。


  善惡變化者,謂善惡業果。異處者,謂生處異也。


  次宿豫嚴待顯之也。宿昔也,預安之。


  又先辨也,逆為之具,故曰「預」。(文)


  嚴者,說文教命急也,廣勻威也、毅也、敬也。


  增勻莊也,又飾也,又戒也。


  嘉祥雲:「作善者,天堂果報以待之;作惡者,刀山劍樹以待之。」(興後義同之)


  嚴者,嚴然也;當獨趣入者,作業時預當趣處,嚴然待之故。


  作惡者,獨入其惡處;作善者,由善業獨自趣入耳。


  遠到他所等者,明別離相。去人間趣而趣地獄等,他所,則妻子眷屬悉舍去,誰有相見者焉。


  善惡自然,追行所生者,漢譯雲:「善惡自然,追逐往生。」


  義寂雲:「作善不期樂果,樂果自然應之;作惡不期苦報,苦報自然應之。」(已上)


  窈窈冥冥者,箋曰窈窈說文「深遠」也。


  謂身死識去,而不知其所之也。譬如鳥之遠飛,魚之深沈,不見其形,故曰「窈窈」也。


  冥冥:說文,冥,幽也、幽闇也、冥夜也;夜無所見,謂不見其之生處如何,譬如暗夜「不辨」物之好惡,故曰「冥冥」也。


  別離長久者,相別隔生,再會不知何時,故曰「長久」。道路不同等,各各所趣,二十五有,其路不同,一處相見「實難」矣。


  甚難甚難者,複得相值,難之極也,故重言而已。



  三、結勸(一貪財;二貪色;三結勸)



  何不棄眾(家吳)事,各遇強健時,努力勤修善,精進願度世,可得極長生,如何不求道,安所須待,欲何樂哉。



  漢、吳亦同。但覺經各遇作各勵。餘皆同之。


  此文從前何不棄世事,勤行求道德,可獲極長生之文起,廣明穢惡極苦之相,以勸厭穢欣淨,故于於此,有此結勸。


  所以釋迦勸導之切,可以見矣。


  上三句正勸,精進等二句,舉修善益,如何下重責不求也。


  何不棄眾事者,上既說世事之過,故雲:「何不棄乎。」


  各遇強健時等者,望西雲義寂雲:「曼者『及』也。」(憬興同之)。


  意雲:「各及健時,努力修善。」


  如梵網序雲:「各聞強健時,努力勤修善,如何不求道,安可須待老,欲何樂乎。」


  義寂雲,經雲:「老者,失三種味,謂出家、誦經、座禪,故不可失時。」(已上)


  今謂,安所須待者,承前強健時,勤修重責。欲何樂哉者,承可得極長生重責,謂娑婆妄樂,皆是苦也,何不求淨土,壽樂無有極,而娑婆妄苦,何所欲乎!



  二口業造惡三:初總舉;次別明;後結過。



  初總舉者。



  如是世人,不信作善得善(不信漢有是字,下同),為道得道,不信人死(後世複生)更生,(不信)惠施得福,善惡之事,都不信之,(亦以)謂之不然,終(言)無有是。



  漢、吳兩本,大同之。


  但不信字三下,謂之不然等,漢譯雲:「亦以謂之不然,言無有是。」(文)其餘並同。


  淨影等已下,明愚癡過。望西、略箋從之。


  會疏雲:「明五趣流轉苦。」(云云)


  今明,口業造惡,不信善惡因果故,口業發,謂之不然,亦言無有,是謬自他,明知口業造惡也。


  如是世人者,箋曰:「如是者,指下詞,謂其不信而如是也。」


  會疏如是一句,承上之詞,指上貪愛人。(文)


  今謂,指上不棄世事,不求道者也,不信作善等。會疏列三不信:


  轂不信現在報應,善謂世五常、出世五戒、十善,不信積善之家有餘慶,道謂出世聖道;


  畢不信後世福報,人死更生,惠施得福是也;


  斃不信善惡理,言善惡之事都不信之,故不信善惡六道因果。(云云)


  此初二依義寂意。望西引義寂了雲:「雖有此釋,更可思擇。」(云云)


  略箋亦為三不信:


  轂初善道,此乃過現對也。謂宿世十善、戒行,則現生得人天之善果,宿世修定慧之道,則今生得定慧之道,而速得開悟;


  畢現未對,不信人死更生,即是不信「後世」也;惠施得福,即今世有惠施者,後世必獲福樂之報。不信之也;


  斃善惡因果俱不信故,雲:「善惡之事等也。」


  今謂二釋,並似未詳。今按漢、吳兩本,舉四不信雲:


  不信作善得善;(不信善因果也)


  不信為道得道;(不信有得道人)


  不信死後複生;(不信有後世)


  不信施與得其福德;(不信福報)可准解。


  善惡之事,都不信者,法位雲:「總撥並無。」(已上)


  總結「廢」無善惡因果也。謂之不然等者,不信之故,即發言端,自損損他也。



  次、別明



  但坐此故,且自見之,更相瞻視,先(前漢)後同然,轉相承受,父余教令,先人祖父,素不為善(本),不識(為)道德,身愚神闇,心塞意閉,死生之趣,善惡之道,自不能見,無有語者,吉凶禍福,競各作之,無一怪也。



  漢譯初同今本。死生之趣下不同。


  文雲:「不見天(大(吳))道,殊無有能見人生死有所趣向,亦莫能知者,適無有見善惡之道。複無有語者,為用作善惡,福德殃咎、禍罰,各自競作為之。用殊無有F16795;也。」(文)


  吳本同之。


  帥初二句,明立自見執,更相瞻視下,明由他教「執見」。但坐此,故且自見之者,座者「由」也。


  淨影雲:「座不信故,專執自見。」(文)


  由撥無因果及謗言故,自以「邪智」執撥無邪見,及由他教立邪見,可謂謗法闡提者是也。


  更相瞻視等,受他教立見,箋雲:「更相瞻視,先後同然者,視其因果,不然之義,而更互相承,先祖後裔,相續同然。此乃外道梵志,執己邪計而傳習,以為家教之比也。」(文)


  會疏雲:「更相瞻視者,瞻仰他人邪見視之,雷同也。先後同然者,效先人迷執,後後傳習也。」(文)


  轉相承受父余教令者,會疏雲:「自生邪見家,承父祖教令也。」


  箋曰:「累世相次,轉轉承受。父乃余教令於子,子亦受父教,而不違也。」


  淨影雲:「明子無知,受父邪言。」(文)


  先人祖父素下別明,承受先祖邪見,不改之,世間甚多此類。


  淨影雲:「先人祖下,舉父『癡頑』,成子無知。」(文)


  憬興雲:「素者『昔』也。不為善者,無『行』;不識道德者,無『解』。」(影同之。


  身愚等者,義寂雲:「五情『皆頑』為『身愚』。六識『悉昧』,為『神闇』,不慮未然,為『心塞』,不察已,更為『意閉』。」(文)


  今謂身不作善事,雲「身愚」;心無知雲「神闇」;邪見塞心不通雲「心塞」;妄惑閉意,門不開,故雲「意閉」。心塞意閉,朦朧不進善也。


  死生之趣者,所趣之果,善惡之道,是能趣因也,於此因果理,而自不能見之,心塞意閉,故複無他教解,其惑者,故雲「無有語」者,既無內外因緣,何時「得改」其邪,實可哀矣。


  吉凶禍福,競各作之,無一怪也者。望西雲廣韻雲「吉利」也、凶禍也。


  左傳雲:「吉凶由人。」


  杜預曰:「積善余慶,積惡餘殃。」故曰:「吉凶由人也。」


  莊子雲:「禍福生於『得失』。人災由於『愛惡』。」


  F16795;者,玄應雲「怪驚」也。


  問:「上文既雲,素不為,何作吉福?」


  答:「義寂雲:『吉凶是因,禍福為報,以相對故雙舉,未必具作其吉福也。』」(已上)


  私雲:「見他吉凶、禍福,競作不覺,因是積善積惡,不知自身吉凶禍福,皆酬前業,故雲『無F16795;』。吉福幸慶未必修善。」(文)


  會疏依之。


  箋曰:「夫吉者,人之所欲;凶者,人之所惡;禍者,人之所避;福者,人之『所求』;於斯愛惡之事,競諍作之,終日營營,而曾不休,然無一怪,此事何由如此者也,蓋是不知吉凶、禍福,皆是依『宿因』也。」(文)


  此解穩當也。



  三、結過



  生死常道,轉相嗣立,或父哭子,或子哭父,兄弟夫婦,更相哭泣,顛倒上下,無常根本,皆當過去,不可常保,教語開導,信之者少,是以生死流轉,無有休息。



  吳譯雲:「至於死生之道,轉相續立,或子哭父,或父哭子,或弟哭兄,或兄哭弟,或婦哭夫,或夫哭婦,顛倒上下,無常根本,皆當過去,不可常得,教語開導,通道者少,皆當死生,無有休止。」(文)


  漢本雲:「至於生死之道,轉相續,顛倒上下等。」下同吳譯。蓋無父哭等文。


  此中初至,不可常保,明「無常」,教語已下示「不信過」也。


  生死常道,轉相嗣立者,一雲琳音七十(十右),辭,利反。


  爾雅,嗣,繼也、續也、相繼續也,立成也。父子繼成,故雲:「嗣立」。


  父去子嗣立,展轉相承,是為常道也。(望西、會疏)


  


  一雲、生死常道等者,斯即死此生彼,相續不止,蓋是生死常理也耳。


  嗣立,乃相續之義也,非父子嗣立之謂。學者可知。(略箋)


  各據一義也,或父哭子等者,望西雲「哭泣者」,郭知玄曰:「哭空穀反哀,亡者之聲。」


  廣韻雲:「哭哀聲也,無聲出涕,曰『泣』。」


  顛倒上下者,憬興雲:「有說少者『早夭』,老者『後死』故雲:『顛倒』。」


  不報上下,死之同然,故雲「上下」,非也。


  今即顛倒者,相錯之義,上者上升,下者下墜,故五道相錯,或升善趣,或墜惡趣,故雲「上下」。(已上)


  今看文勢上雲:「父哭子。」下雲:「無常本。」明知只約眼前無常,不約後世,有義無失,但不次第亡,名為顛倒。次第而亡,名上下也。


  或前死名上,後死名下。前後不次,故雲顛倒。(文)


  今謂哭於「順死」為上下,哭「逆死」名「顛倒」,無常迅速,而不擇老少順逆,致此之患,故雲「無常為根本」。


  皆當過去等者,有為法四相,所移暫不留,哭者「逝」,所哭者「逝」,皆歸無常,故雲「皆當過去」;無常故,不可久保護,何作常住,想不驚焉。


  是以開導因果道理,而教語「道之可求」,然邪執相受,心愚神闇,無信之者,是以生死流轉,無有止時,不信之過,不亦大乎。



  三、意業造惡三:初總舉傷歎。



  如此之人,蒙冥抵突,不信經法,(語(吳))心無遠慮,各欲快意,癡惑於愛欲,不達(解(漢))于道德,迷沒於瞋怒,貪狼於財色,座之不得道,當更惡趣苦,生死無窮已,哀哉甚可傷。



  初至座之,不得道。漢、吳兩本全同之。


  當更下異,雲:「當更勤苦極,在於惡處生,終不得止休息,痛之甚可傷。」(文)


  初五句,明愚迷無知,癡惑等下,略舉「意」三惡,當更下舉,苦報傷歎也,如此之人者,指上不信人。朦冥者,玉雲:「朦莫公反有眸子無見也。」


  憬興雲:「蒙又作『朦』。蒙覆不明也,冥闇昧無知也。」(文)


  琳音七十一(十一)同之。


  抵突者,切韻雲:「抵獸以角觸物突沖也。」


  說文,犬從穴中忽出,從犬在穴中會意字也。


  義寂雲:「抵突者『唐突』,謂無所了知,觸事違犯,如小兒夜行,狂犬妄走,無所不作也。」(已上)


  謂闇昧無知,而不信經語也。


  心無遠慮者,出論注。異譯雲:「各欲快意,心不計慮。」


  (文)


  欲得現世榮利,以快其意,不遠慮,後世之苦也。癡惑下,明依意三毒,而不得道也。


  先舉癡者,癡為本故,依癡迷理,生瞋生貪,故癡心迷闇,惑著愛欲之境,不得勤修達道德也。迷沒於瞋怒者,舉瞋毒也,愚暗無知,故於違境生瞋怒。


  而迷著沈沒,無由忘,猶如沒溺深泥,不能出之,故雲「迷沒」於瞋怒也。


  貪狠於財色者,狼,獸名。琳音八(十二)雲,音郎,野獸也,北地沙漠多饒此獸,常居川澤穴處。


  說文,狼似犬銳頭白額,高前廣後,耳聳墜口方,尾常垂下,青黃色或白色,甚有力,驢馬人畜皆遭害。


  河上公 老子章句「下士貪狼多欲。」


  (文)


  義寂雲:「狼性多貪故。」多貪者,謂之狼。如狐性疑,謂之狐疑。(已上)


  其財之與色,惟人之所欲,而不可頓舍者,凡財色之妨道也,莫大乎此焉。


  雖知者,複易惑,何況愚人乎?


  由貪狼此財色,故不能得道也,當更等者,舉其苦報,既由「三毒」不得道,故經歷惡趣,受苦無窮,佛深所悲哀痛傷,故雲「哀哉」甚可傷。



  二、別明中有三:損愚癡業;撿貪欲業;換瞋恚業。此初也。



  或時室家,父子、兄弟、夫婦,一死一生,(至於生死之義(漢、吳)


  )更相哀湣(哭泣),恩愛(轉相)思慕,憂念結(贊)縛,(結恩愛繞續)心意痛著,叠(對)相顧戀,窮日(晝夜)卒歲,(縛礙(吳))無有解已,教語道德,心不開明,思想恩好,不離情欲,昏朦(閉塞蒙瞑)閉塞,愚惑(交錯)所覆,不能深思熟計,心自端正,專精行道,決斷世事,便旋至竟,年壽終盡,不能得道,無可奈何。



  漢、吳兩譯大同之。(云云)初至無有解已,明癡迷深厚,教語已下,明心為「癡」所昧,不能求正道也。


  父子、兄弟、夫婦者,指恩愛之起處。一死一生者,存者、亡者,更相哭泣也。六親恩愛難離,思之慕之,別離憂念,結胸心痛,意著「叠相顧戀」也。


  叠者,杜注 左傳「叠更」也。


  璞注 爾雅謂「更易」也。


  顧戀者,顧眷也,回首曰顧。又曰顧視也、念也。戀思也,戀慕念也。


  卒歲者,爾雅「卒終」也。雲盡也、既也。謂終日、年、愛情結縛,不能解曉已也。


  教語道德等者,以道德教諭,心愚不明,終不能開悟也。思想恩好等者,恩愛情欲難離,心閉塞朦昏,為愚迷所覆,不能熟思,決斷世事,行道德也。


  便旋至竟等者,博雅雲:「便旋,徘徊也。」(文)謂徘徊愛欲之中,而不進修道,終至大期,是以至年壽終,不能得道也,如斯之徒,莫之如何而已。實可哀矣。



  撿貪欲業



  總猥憒擾,皆貪愛欲,惑道者眾,悟之者寡,世間遠遠,無可聊賴,尊卑上下,貧富貴賤,勤苦匆務。



  漢譯雲:「總猥憒擾,皆貪愛欲,如是之法,不解道者多,得道者少,世間匆匆,無可聊賴,尊卑上下,豪貴貧富男女大小,各自匆務勤苦。」(文)吳譯同之。


  總猥者,雲都也、攝也;經作摠俗字也,下烏賄反濁也,說文曰:「犬吠聲。」


  憬興雲「猥惡」也。義寂雲:「言總猥者,非其事而事之,謂之總猥。謂憒擾俗事,非道人所為。而從雜之謂『總猥』也。」(文)


  憒擾者,憒,心煩也,亂也。廣雅雲:「擾擾亦亂也。攪也。」因此煩彼也。說文,煩也。(文)


  祥雲:「『總猥憒擾』者,正道心相煩多。」(文)


  謂凡世人之所為,總是鄙猥之事,而憒鬧擾亂,貪心散亂,唯貪求愛欲,是以惑道者多,得道者少。


  今時唯有惑道者,其悟之者,千萬人中,曾無一人,嗟乎哀哉。世間匆匆等者,匆匆,說文作叾或匆,晉 衛痗ョu匆匆,不暇草」,一本作遠遠,匆匆急遽不暇也。


  憀賴者,憀與聊同,宋 麗作聊。漢、吳兩譯亦作聊。


  聊,賴也。賴,依怙也。方言此其計畫,無所聊賴。


  尊卑等者,彰上世間「匆匆」也。尊卑上下,豪富男女,悉匆匆營務世間不急之事,勤苦身心,曾無心於道,故雲:「人間匆匆營眾務,不覺年命日夜去。」



  換瞋恚業



  各懷殺毒,惡氣窈冥,為妄興事,違逆天地,不從人心。



  漢、吳本同之,但窈冥下,有莫不惆悵一句。又人心作仁心道德,瞋恚是殺生本,其劇如毒,故雲「殺毒」。惡氣窈冥等,內懷殺毒故。


  其惡氣幽深,無不惆悵,由妄作殺逆之事,萬物生育是天地心也。


  今捐生,故違天地心。且夫好生畏死是人心。今作殺者,人心何喜乎!故雲「不從人心」。


  上逆天地,下違人心,其罪無大焉?


  嘉祥雲:「惡逆天地者,上不順天心,下違閻羅王之意。」(文)



  三、結苦報



  自然非惡,先隨與之,恣聽所為,待其罪極,其壽未盡,便頓奪之,下入惡道,累世勤苦,展轉其中,數千億劫,無有出期,痛不可言,甚可哀湣。



  漢、吳兩本同之。但脫待其罪極一句耳。


  自然非惡等者,淨影曰:「造罪之人,宿罪之力,自然招集,非法惡緣,隨而與之。恣其作罪,待其罪極,頓奪令盡,將入惡道,受苦無極。」(文)


  恣聽者,興曰:「即作惡自在,無懼之義,待亦作至。」(文)


  其壽等者,作惡已極,則天壽未終,頓所奪其壽。


  祥曰:「滅壽奪筭,惡鬼打之。下入惡道,明受苦無窮。」(文)


  上來明造惡相竟。上明三輩「總約」,諸佛剎土。故雖其下輩,不說造罪之相。自下經文,別就此土,說造惡相,至此始知,此經三輩,與觀經九品通,是善惡凡夫也。


  於中先明,三業造惡者,是其下輩之相也,次文雲:「遠離眾惡,擇其善者,勤而行之者,隨其土中根『勸』之。」


  下文雲:「隨器開導者,即其義也。」要解雲:「然世人薄俗,下專說厭離穢土義。」


  世尊教喻,此下文多似「小乘教」,此教諭「劣機」凡夫者也,其所贊弘願,圓極教者,教導言以小乘可也,以人天教可,不可與他「聖道」諸教一例也。


  由此教諭,得圓果,決知此文,非小教,待彌勒如凡夫,是淨教極處,聖同凡入故。(文)



  第二對彌勒辨出要有四:一、牒佛教語;二、彌勒述領解;三、如來重誨;四、彌勒信受。初中亦二。



  初總明



  佛告彌勒菩薩,諸天人等,我今語汝,世間之事,人用是故,坐不得道,當熟思計,遠離眾惡,擇其善者,勤而行之,愛欲榮華,不可常保,皆當別離,無可樂者,遇佛在世,當勤精進。



  吳譯如會疏引。漢譯亦同。蓋初大同今經。遇佛在世已下文大廣之。


  文曰:「遇佛世時,其有信愛(受(吳))佛經,諸(語(吳)


  )深奉行道德,皆是我小弟也。其有甫欲學佛經戒者,皆是我弟子也。其有欲出身去家,舍妻子,絕去財色,欲來作沙門,為佛作比丘者,皆是我子孫,我世甚難得值。」(文)


  自下對彌勒辨出要,正承上力為善,(三輩諸善)念道之自然,(他力念佛)以為出離要路也。


  (淨影曰:「自下第二,勸力修舍。於中有四:轂正勸修舍;畢彌勒領解;斃重修舍;氌彌勒領解。


  初中有二:轂勸人修行;畢儻有疑下,勸人請問。


  勸修有三:


  轂舉前過,勸人修斷,佛告彌勒,世間之事等,舉前過也。世間事者,牒舉向前三毒之事,用是以也,坐是由也,世人以是三毒事,故由不得道,當熟下勸人舍過。遠離眾惡,離向亦三毒眾惡,擇善行之,勸修對治。


  畢愛欲下,舉世五欲,無常之過,勸人修舍。


  斃遇佛在下,舉佛現在勸人勤修。)


  當遠離眾惡者,即上所說世間造惡,不得道,故使舍也,當勤作其善者,「者」即是三輩諸善。


  上中下輩,隨其分當勤修,此乃得道之要路,故對彌勒教語也。愛欲榮華等者,世間欲樂,則宜舍。須臾滅,不可常保故。


  妻子眷屬等,皆當別離故。「妄」樂非可樂故,舍世事,當修善,欣求淨土,無為樂也。遇佛在世等者,當舍世事,精進勤修諸善也。


  然會疏此下別教誡時大眾。虧負經戒在人後也者,對在世「勝機」,為此說,引彌勒問經證。


  次證漢、吳兩本雲:「非勸末世,造惡機之說,時別、處別、對機別。勿混同『他力易往』大益。」(文)


  此釋不然,此經三輩,廣攝一切,其上輩者,彌勒乃至凡僧,皆此中攝,其中下輩者,國君主上,至貧窮困乏,悉此中攝。


  今對三輩「諸機」,勸隨宜當,勤修諸善,何局在世「勝機」乎!


  其教語彌勒者,為其會首,故又使上輩同下輩,故佛意貫未來也。


  又虧負經戒等者,且就上來勸,此亦隨機開導耳,非謂不入上輩,則不能生,故上明三輩,皆往生,況複若聞深法者乎。



  二別示二:初示生因;次許疑問。此初也。



  其有至心,願生安樂國者,可得智慧明達,功德殊勝,勿得隨心所欲,虧負經戒,在人後心也。



  漢譯雲:「有願欲生無量壽清淨佛國者,可得智慧勇猛,為眾所尊敬,勿得隨心所欲,虧負經戒在人後。」(文)吳本亦同。


  虧負者,琳音十一(三右)鄭注毛詩雲:「虧猶『毀壞』。」


  王逸注楚辭雲:「虧缺也。」廣雅缺少也。


  負者,同八(七右)顧野王雲:「背恩忘德曰『負』也。」


  望西雲:「其有下舉『利益』而誡『造惡』。」謂往生殊勝,勿闕違經戒,出離在人後。


  憬興雲:「負違也。」(義寂同之)


  謂「闕」經義「違」戒行也。(文)


  淨影雲:「智慧明達,得『智勝』也。」功德殊勝,得「福勝」也。勿得已下,舉「損誡」約。(文)


  箋曰:「其有至心,乃至殊勝者,若人聞淨土『深法』,而至心信樂,欲生其國,無一不往生。既得往生者,皆是得不退轉,證無生忍。」


  其智其德,無量無邊,更不可測也。其義如經中說,勿得隨心等者,往生大利既是如是,而世人隨己所欲,恣作惡業,負經虧戒,未脫生死,蓮花化生,物勿後於人也。


  聖敕如此,不可不修也。(文)


  此至心,願生為「三信」。智慧功德,為「生後益」。是亦一義也。


  會疏初二句,標「願生」。智慧功德,示「其因」,即六度「行因」也。


  勿得等者,別勸「持戒」。戒即萬行洪基故,諸經所說「屍羅」名經戒。(云云)


  此別對在世「勝機」教誡,故為此說,其非如前所辨也。


  今據今家意者,其有至心願生,安樂者,前雲,語汝世間之事,五濁穢惡,為世間之事。


  今對此土穢惡,標安樂之名,勸願生也。可得智慧明達,功德殊勝者,今家廣、略二書中,引此文及廣大勝解者,大威德者,人中分陀利華文,為「信益」。


  彰真佛弟子,由此言之,明信佛智者,名智慧明達,此乃由觸光柔軟願所得。亦名廣大勝解者,功德殊勝者,「一念」為得大利,無上功德故。


  功德殊勝,此乃由「聞名」總持願所得。亦名大威德者,此乃大信大行之益,得此益,故超過人天,故名「希有最勝也。」


  三輩俱以此智慧功德為「生因」,何論六度因乎?勿得等者,寄上輩明之。


  經戒者,此經中所說,佛教語言為經戒。謂佛教舍惡修善,曰「經戒」。不同他經所說三聚淨戒、五戒、十戒等也。


  勿得隨心所欲,造惡違佛教戒者,彰隨順佛教、佛語,名真佛弟子。


  漢、吳兩本,有信受佛教語,深奉行道德者,名我弟子者是之謂乎。


  今家引彰真佛弟子者,可謂付合經文焉。師說曰:「勿得在人後者,即彰上輩義,其上輩者,出家者,總攝此中。」


  其在家者,中下輩所攝,若在家者,不能無在於人後,今顯上輩故雲「爾」,於上輩中,舉彌勒及餘人也。(已上師說)


  今按下劣人,為在人之後。今意謂勸為功德殊勝,希有最勝人,故雲:「勿得為世間下劣人,在人之後也。」



  次許疑問



  儻有疑意,不解經者,可具問佛,當為說之。



  漢本曰:「儻有疑意,不解經者,複前問佛,佛當為若解之。」吳本同之,憬興雲:「儻,若也,設也。」(文)


  雖上輩有疑,則華不開。故誡之。



  二、彌勒述領解二:初、總領佛教語



  彌勒菩薩長跪白言,佛威神尊重,所說快善,聽佛經語,貫心思之,世人實爾,如佛所言。



  漢譯雲:「阿逸菩薩,長跪叉手言:佛威神尊重,所說經快善,我曹聽佛經語,皆心貫思之,世人實爾,如佛所語,無有異。」(文)


  吳本亦同,威神尊重,尊敬重愛,佛威德神力,所說快善者,領所說教語。


  淨影雲:「貫心思之,世人實爾,成前說快,貫謂通,通心思之,世人隨三毒之事,坐不得道,名實也。」(憬興同之)


  義寂雲:「貫心入心也。」(文)此乃領前我今語汝,世間之事,人用是故坐不得道之文,熟思為實爾。



  二別領佛慈化有二:初領慈化生喜;次歎佛教甚深。此初也。



  今佛慈湣,顯示大道,耳目開明,長得度脫,聞佛所說,莫不歡喜,諸天人民,蠕動之類,皆蒙慈恩,解脫憂苦。



  吳本雲:「今佛慈哀我曹,開示大道,教語生路,耳目聰明,長得度脫,今若得更生,我曹聽佛經語,莫不慈心歡喜踴躍開解者,及諸天帝王、人民、蜎飛蠕動之類,皆悉蒙恩,無不解脫憂苦者。」(文)


  漢本同之。


  帥今佛慈湣者,即如來以無蓋大悲,矜哀三界,興出於世也。顯示大道者,對光闡道教,而顯示本願「一實」之大道也,近則領向其有「至心」、「願生」安樂等也。


  帥耳目開明,長得度脫者,漢、吳兩譯雲:「教語生路,今若更生,由此言之,由三毒造惡,出離之氣既絕,猶如在死地,今教語本願大道,即是開示『生路』也。」


  由佛開示,故耳根開通,慧目明瞭,而長度脫生死流轉。猶如「更生」活,豈不歡喜乎?


  涅槃經雲:「爾時阿闍王語耆婆言,我今未死,已得天身,舍於短命,而得長命;舍無常身,而得常身。」(文)可准知矣。


  帥聞佛所說,莫不歡喜者,耳目開明之相,與下今得值佛,複聞無量壽佛聲,靡不歡喜,心得開明,文相應。


  漢、吳兩本,加慈心踴躍開解之句「可見」。諸天人民等者,異譯有及言,謂不但彌勒由佛慈化,心得開明度脫,此佛慈恩普蒙及一切人天、蠕動之類,故雲「皆蒙慈恩」也。


  帥解脫憂苦者,一切眾生,脫苦神方者,但此大道而已。



  二、歎佛教誡



  佛語教誡,甚深甚善,智慧明見,八方上下,去來今事,莫不究暢。



  漢譯雲:「佛諸教誡,甚深無極無底,佛智慧所見,知八方上下,去來現在之事,無上(無下(吳有二字))無邊幅。」(文)


  吳本亦同。


  此歎上顯示大道之教語,初二句約慈悲總歎,智慧下約「智歎」說甚善。


  箋曰:「教誡者。」


  頌疏雲:「教是教授,令人『修善』;誡是誡勖,令人『斷惑』。斷惑修善,故名『教誡』。」(文)


  佛教誡其義甚深,以光闡道教外,開示本願大道故,其教甚善,以廣利益,橫十方墜三世,故雲「甚善」也。


  帥智慧明見等者,如來無礙智,能知見十方三世之事,歷歷了然,皆能究暢,是故所說,教語真實無虛說。


  彌勒如是領佛教語也。



  二感荷佛恩有二:損總明亦二:初舉佛因彰所由;次舉佛果顯恩德廣大。初所由者。



  今我眾等,所以蒙得度脫,皆佛前世求道之時,謙苦所致。



  漢本雲:「我曹皆慈心於佛所,今(令(吳))我曹得度脫者,皆是佛前世求道時,慊(勤(吳)苦學問精進所致。」(文)


  此明感荷向長,得度脫之「慈恩」也。


  帥謙苦所致者,義寂雲:「謙謂謙讓,苦謂勤苦。」佛昔求道之時,諸利樂事,謙于眾生,諸苦難事,於自勤苦,我等蒙得解脫,由此「謙讓」勤苦所致。(望西、會疏依之)


  箋曰:「佛本為菩薩時,為利生,雖居『上位』,謙下其身,示同凡夫,勤修策勵,得到菩提,是以今之得度,乃依其『謙苦』之功所致也。」(文)此解恐泥謙字。


  今按漢譯作「慊苦」之功。吳本作「勤苦」。由此思之,謙苦猶言勤苦。淨影、嘉祥亦此意也。


  慊字典廣璤「恨」也。玉篇切「齒根」


  也。集璤意「不滿」也。又通作謙。


  禮 大學此之謂「自謙」。


  注讀為慊,慊之言厭也,謂誠見自足。朱注,快也、足也。


  (文)


  又集韻苦兼切,音謙意不足也。(文)


  集韻訓合今意。慊,謙音,通意不足,勤修苦行也。



  次舉佛果彰恩德廣大



  恩德普覆,福祿巍巍,光明徹照,達空無極,開入泥洹,教授典攬,威制消化,感動十方,無窮無極,佛為法王,尊超眾聖,普為一切天人之師,隨心所願,皆令得道。



  漢本雲:「恩德普覆,所施行福德,相祿巍巍,光明徹照,洞虛無極,開(貫(吳))入泥洹,教授經典,制威消化,湣(改(吳))動八方上下,無窮無極,佛為師法,尊絕群聖,都無能及佛者。佛為八方上下諸天帝王、人民作師,隨其心所欲願,大小皆令得道。」(文)


  吳本亦同之。


  恩德等二句,總舉佛德。光明下,別以顯之。


  佛為法王下,結歎。


  初中佛慈平等,夾覆一切,如大雲普覆一切世界,故雲:「因德普覆」。


  福謂福佑,祿則祿位,佛萬德圓滿,福德高大,如須彌山,故雲「福祿巍巍」也。


  淨影雲:「福祿魏魏,光明徹照,自福殊勝,達空無極,自智殊勝,開入泥洹,化人證滅,教授典攬,教人趣道。」


  道法訓世,名為教授,以此經典,要攬眾義,令其習學,故曰「典攬」。(憬興同之)


  帥威制消化等,以福化物,剛強眾生,威德制禦,今其消伏,歸從聖化,故名為「威制消化」。善軟眾生,慈力攝取,名感「十方」。有緣斯攝,名「無窮」。(文)


  望西依之。


  此意福德等三句,佛「自利」明福智勝,開入泥洹已下,化他德。開入等二句,以「智化」物。威制等二句,以「福」化物也。


  箋福祿光明二句,福智圓滿,名「兩足尊」。達空無極,開入泥洹者,通達真空無為。(無極者,無為也)


  心開意解,證入泥洹,上皆(四句)舉「自利德」也。


  故授典攬下,舉「利他」德也。夫大聖之化物也,或口自教授,令悟其理,或據經典,而令攬其義,依經解義,乃如以手攬物,故雲「典攬」。


  佛威尊高,制伏魔外,消化邪見,制以智力,皆令降伏者,是也。


  帥感動十方等者,自行化他德,既如此,是以名聲遠響十方,莫所不感動,故雲「無窮極」。(已上)


  會疏光明智慧之相是「身業」。達空無極,是智德,即當「意業」。(此二句自利德)


  開入等二句,是明教授即「口業」德。開,謂開示;入,謂悟入,泥洹所開法,教授即能開善巧也。


  佛為法王,能秉法柄,引導萬靈,故雲「典攬」。典主也,攬撮持也。


  戰國策「我典主東地」,注典猶「職守」也。


  後漢書曰:「延攬英雄。」威制下同箋。


  上來諸經,各據一義。


  蓋會疏解得「典攬」二字矣,亦可。


  光明徹照等,是佛意業輪也。


  教授典攬,是口業輪,威制消化等,是身業輪,以威神力制伏故。


  帥佛為法王等者,後結歎也。


  華法雲:「我為法王,于法自在。」(文)


  如上三業輪德,于法得自在,能隨眾生所願,皆令得道也。



  撿、別明感荷佛恩



  今得值佛,複聞無量壽佛聲,靡不歡喜,心得開明。



  漢譯雲:「今我曹得與佛相見,得聞無量清淨佛聲,我曹甚喜,莫不得黠慧開明者。」(文)


  吳本亦同之。


  此文正承,向今佛慈湣,顯示大道等文。明感荷佛恩,述自心領解。


  「今得」二字,通「值佛聞名」,如來興世「難值」,而今得值,佛名「難聞」而今得聞。豈不歎喜乎?


  帥聲謂「名」也。聞無量壽「名號」「信受歡喜」,正述他力領解,智慧明達之相,至此方顯,雲「靡不歡喜」。


  帥聞名歡喜處,佛智開發,轉無明而為明信佛,故雲「心得開明」。


  異譯雲:「黠慧開明是也。」


  箋曰:「此乃慈氏約眾生而言之,補處大士,豈今始得開明也。」(文)


  嗟乎!夫何謂乎?汝不知乎聲聞,或菩薩之于「佛智」也。


  譬之生盲,補處豈不然乎?補處彌勒,同凡愚「聞」佛名號,始除無明醫瞙,慧明開發焉。


  彌勒歡喜,即同一切眾生,應知。



  三、如來重誨三:損總印歎說;撿別歎領解;換重勸出要。



  初印前數說者



  佛告彌勒菩薩,汝言是也。



  漢譯曰:「阿逸菩薩,若言是實當爾。」(文)吳本同之。


  彌勒前述領解,言佛所說快善。又曰:「佛語甚深甚善。」


  佛今印定曰:「汝言是。若稱佛意,即印可言,如是如是。」


  下曰:「快哉甚善者,稱佛意相也。」


  淨影雲:「彌勒向前歎佛,說快甚深甚善。」


  此言當理,故曰:「是也。」


  憬興全同。望西、略箋依之。



  撿別歎領解有三:初歎領荷佛恩;二歎領值佛;三歎領佛教化。



  初歎領荷佛恩者。



  若有慈敬於佛者,實為大善。



  漢本雲:「若有慈心於佛所者『大善』,實當念佛。」(文)吳譯亦同之。


  望西雲:「慈敬等者,歎次上文所以『蒙得』已下說也。」


  淨影雲:「彌勒向者,憐佛前世勤苦,與物志求佛道,名為『慈佛』,敬荷佛恩,名『敬佛』,此實大善。」(文)


  諸家並言,慈謂慈愛,敬謂恭敬,深愛樂佛德,而敬仰於佛,此即善中之善,其大莫加之焉,故曰「大善」。(箋及會疏此意也)


  今按有慈於佛者,異譯雲:「有慈心於佛所者『大善』。」


  准解前文曰:「聞佛所說,莫不歡喜。」又雲:「今得『值佛』靡不歡喜。」


  異譯雲:「莫不慈心歡喜,故於佛所,慈心歡喜。」雲有慈心於佛所,有敬於佛者,向文雲:「佛威神尊重。」


  今歎於佛所,恭敬尊重。


  漢、吳兩譯:「舉慈心、攝敬心。」


  今經並舉雲:「有慈敬於佛,慈心歡喜,恭敬尊重,即是『憶念』佛德。」故雲:「當念佛也。」


  實為大善者,非謂善根中大善,大善猶言甚善,稱佛意故,佛言實是大善。


  下雲:「快哉甚善,是其相也。」


  漢、吳兩本雲:「大善者,約彌勒為言。」


  今經約佛,謂彌勒大慶喜,心稱佛意,為甚快善。



  畢歎難值而值



  天下久久,乃複有佛,今我於此世作佛。



  漢本雲:「天下久久,乃複有佛耳,今我於苦世作佛。」(文)


  吳譯亦同之。


  向文雲:「今得值佛,此乃領佛出世『難值』,而今值佛,今歎其領解也。」


  天下久久,乃複有佛者,明佛出世希有難遇。上文雲:「無量億劫,難值難見,猶靈瑞華,時時乃出是也。」今我於此世作佛者,明今此「濁世」值佛出世。


  淨影雲「久久等者,彰已難值佛。」


  憬興破雲:「有說申已難值『非也』。」


  複言必是顯當有,故今即標彌勒當成佛之時也。(已上)


  望西救淨影雲:「舉已出希而顯,適遇今佛出世。」


  複者,猶重未必當有,若當成者,其義未了。


  謂今文即明,彌勒等所值佛希,然還亦標彌勒當成為所值者。


  


  能所濫故,不應理也。(文)此質詢甚的中矣。


  今複救淨影雲:「文有錯脫,應言『難值』已值佛,思之。」



  斃歎領佛教化亦二:初述一代教導;二明修來久遠;三歎于此經聞佛名。



  初一代教導者。



  演說經法,宣佈道教,斷諸疑網,拔愛欲之本,杜眾惡之源,遊步三界,無所挂礙,典攬智慧,眾道之要,執持綱維,昭然分明,開示五趣,度未度者,決正生死,泥洹之道。



  漢本雲:「所出經道,教授洞達,截斷狐疑,端心正行,拔諸愛欲,絕眾惡根本,遊步無拘,典總智慧,眾道表堙A攬持(時(吳))維綱,昭然分明,開示五道,決正生死,泥洹之道。」(文)


  吳本同之。


  淨影雲:已下明己「化益」,於中有四:


  轂彰己作佛,以法化世。(初二句)


  畢斷諸下,由佛現化,教諸眾生,斷生死因,斷諸疑網,拔愛欲本,令離煩惱,杜眾惡源,令離惡業,杜猶寨也。惡業是其惡道家,本名「眾惡源」。教令「斷塞」,目之為杜。(憬興是為口業化也。)


  斃遊步下,身業化也,身化自在,故無拘礙。(興雲:「天上人間唯佛獨尊,故遊步三界。化之縱任故無拘。」即身業化也。)


  典攬智慧,眾道之要「意業化」。善解經典,攬知眾義。智善知三乘所行之要,名眾道要。(興備解三乘所行之道,雲眾道之要,即意業化也)


  執持綱維,昭然分明,開示五趣,口業化也。執法持眾(興雲制戒禦眾),名「執綱維」,辨正異邪名「昭然分明」,用化群品,名「開五趣」。


  氌度未度下,佛化世,教諸眾生出生死果。(興雲:「令越苦海,故度未度。」)


  度未度者,決正生死,令出生死,泥洹之道,使得涅槃。


  舉此化益,述前彌勒所歎所領。(文)


  憬興大同之。望西、略箋依之。


  今解此述,前彌勒所領,佛三輪化導,演說經法,宣佈道教者,此中廣攝一代所說,即是光闡道教也。


  斷諸疑網者,斷「見惑」也。拔愛欲之本者,斷「思惑」也。


  斷見思眾惡源,離三界迷苦,此乃顯小乘教益也。


  遊步三界等,顯大乘益。典攬智慧,眾道要者,前興疏(二十六右)雲,廣雅雲:「典主」也,攬者,撿之在手又取也。(文)


  謂般若波羅蜜是萬行之主,攬取之為眾道之「要領」也。


  帥執持綱維,昭然分明者,綱維者「總要」也。妙玄曰:「提綱維,無目而不動。」


  釋簽雲:「維繫也。」綱中之要,莫若綱維。(文)謂執持大乘法之綱要,以分明開示一切。


  戒度雲(聞持記望西引):「(良以生死涅槃,本無二法,迷之則涅槃即生死,悟之則生死即涅槃,眾生邪見,妄認涅槃,而為生死,今為決了,使複正道。」(文)


  法位雲:「能決生死眾流,正涅槃之道。」(文)


  興雲:「決生死,而令出,正涅槃令入,即教之弘化也。」(文)又可。


  于大乘中,遊步三界,無所拘礙,顯「華嚴」法界無礙圓融,典攬智慧眾道要,顯「般若」。


  執持綱維,照然分明顯「方等」。開示五趣度未度者,顯「法華」開會。


  決正生死等,顯「涅槃」佛性。是此五時半滿教,悉攝演說經法,宣佈道教中,為聖道一代,光闡道教也。



  撿明修來久遠



  彌勒當知,汝從無數劫來,修菩薩行,欲度眾生,其已久遠,從汝得道,至於泥洹,不可稱數,汝及十方諸天人民,一切四眾,永劫已來,展轉五道,憂畏勤苦,不可具言,乃至今世,生死不絕。



  漢、吳兩本意同之。


  此中從初至不可稱數,初明「修來久遠」。次汝及十方下,明「生死長遠」。此文在中間,承上起下。


  聖道「權化」方便,眾生久止,為諸有流轉之身。歸命悲願一乘者,正據此文也。


  初中彌勒修菩薩道久遠已來也。


  望西引彌勒所問經:彌勒勤發意,先釋迦四十二劫,我於後發道意,於此賢劫,以大精進力,超越久劫,得無上道。(佛藏經、法積同雲四十劫)


  如大論釋迦牟尼佛,與彌勒等諸菩薩同時發心,釋迦精進力故,超越九劫,修來久也。可知。從汝得道等者,明所化無量。


  箋曰:「彌勒當來,成佛道後,至於泥洹,其之劫數,亦不可稱數者『非』也。」


  至言趣向之義,非乃至之至也。異譯雲:「人從若得道度者,無央數,可為證矣。」


  此文向前,成聖道難行之義也。


  帥汝及十方下,明彌勒及四眾,流轉生死長遠。


  此文向後,則成聖道權化方便,謂永劫已來,發心修菩薩行,而難成就,流轉五道,至今日,生死勤苦不絕,為之說,速證菩提大道,聖道難行,豈非方便哉。


  帥憂畏勤苦者,淨影為修行勤苦。箋能化彌勒,勤苦化物,並非也。


  漢譯雲:「若曹及四眾,宿命從無數劫以來。展轉是五道中,死生呼嗟,更相哭淚,轉相貪慕,憂因愁毒,痛苦不可言。」豈化物痛苦哉,至此,則彌勒同於流轉凡夫,豈分苦為「能化所化」乎。



  換歎于此經聞佛名



  與佛相值,聽受經法,又複得聞,無量壽佛,快哉甚善,吾助爾喜。



  漢本雲:「乃至今日,與佛相見共會值,是乃聞無量清淨佛聲『甚快』,善哉助汝曹喜。」(文)


  吳本亦同。


  上領解文雲:「今得值,複聞無量壽佛聲,靡不歡喜,心得開明。」今歎彌勒聞名自喜也。


  帥與佛相值聽受經法者,若聞斯經「信樂受持」難中之難,然今日值佛,聽受此經法,是曠劫大幸,加複聞「本願名號」心開悟,曠劫已來,生死流轉「迷苦」今日始脫,不亦悅乎。


  佛助其喜,曰:「快哉甚善。」


  轂今得聞佛名,彌勒及一切眾生,今始解脫「曠劫輪回」故。


  畢使聞信本願名號,此乃如來出世本懷,于於此滿足故。


  如來喜,彌勒歡喜,雲:「快哉甚善,吾助爾喜也。」



  三正重誨有三:轂明穢苦可厭;畢明淨土可求;斃示信疑得失。此初也。



  汝今亦可自厭生死,老病痛苦,惡露不淨,無可樂者,宜自決斷。



  漢本雲:「亦可自厭死生、痛癢(癢(吳)),生時甚痛,甚苦甚極。至年長大(亦痛(吳有))亦苦亦極,死(饑(吳)今按老乎)時,亦痛亦苦亦極,甚病時,亦痛亦苦亦極。死時,亦痛亦苦亦極。惡臭處,不淨潔,了無有可意者,佛故悉語,若曹亦可自決斷,臭處惡露。」(文)


  吳本同。


  生老病死者,舉「四苦」攝餘四苦。痛者,異譯雲:「痛癢。」苦之甚,曰痛癢也。


  苦類眾多,知十苦(寶積)百一十等。(瑜伽)


  


  汝今亦可自厭者,令補處大士,同於凡夫,是謙敬之相也。


  與普賢願生偈意全同。


  惡露不淨,無可樂者,宜自決斷者,使厭舍不淨。會疏宜自決斷句,屬下者,未可。與異譯可合考也。


  惡露者,琳音五十四(二十一)上烏故「反」。


  考聲雲:「惡猶憎慊。」又七十五(文右)曰玉篇曰:「惡露泄漏,無覆蓋也。」


  望西雲:「觀佛經雲:『自見己身三十六惡露不淨。』本起經說:『老相雲惡露自出,座臥其上。』醫心方雲:『惡露者,血也。』大論說:『五種。』不淨。十疑論出『七種』不淨。」(云云)


  宜自決斷者,深決其過,可厭舍也。



  畢明淨土可求亦二:一示如實修行。



  端身正行,益作諸善,修己潔淨,洗除心垢,言行忠信,表堿衈部A人能自度,轉相拯濟,精明求願,積累善本。



  吳譯文:「如會疏引,端身等二句,身業善,離殺等過,故身端行正,修三善等諸善雲:『益作諸善也。』」


  修己潔淨,洗除心垢者,意業善也。習無貪等,修己而潔體「離貪」等過故,洗除心垢也,言行忠信,表堿衈部A是口業善。


  義寂雲:「離虛誑等,故言行忠信。修實語,故表堿衈部C忠者,直也信者誠也。」(文)


  此之三業,如實之行,寄上輩說。若「他力行者」,與上若聞深法,以至誠心,願生彼國文相通,不同上下輩。


  獲「往相」行信,必具此德也。


  人能自度等者,自信教人信等也。精明求願,積累善本者,此中要也。


  精,謂明,謂明信;求願,謂願生彼國,不生疑惑,乃至一念;是精明求願之義也。


  積累善本者「稱念」名號,「積累」而不見積累之相,何以故?聞無量壽「佛名」,靡不歡喜故,何以知「名號」為善本,謂益作諸善之外,說善本,非名號而何乎?



  撿彰橫超勝益



  雖一世勤苦,須臾之間,後生無量壽佛國,快樂(受樂長)無極,(次成德長)長與道德(初明益長)合明,永拔(離過長)生死根本,無複貪恚、愚癡、苦惱之患,欲(得壽長)壽一劫、百劫、千萬億劫,自在隨意,皆可得之,無為(明益勝)自然,次於泥洹之道。



  (玉篇。須臾俄頃之間也,三十年為一世,又一代為一世,又父子相代為一世。)


  吳譯文會疏引。漢本同之。勤苦須臾謂「少因」。後生等,明「長樂」果。


  僅一生少因,成辨安養證果,一代聖道希有其益。但淨土一門,故科雲:「橫超勝益也。」一生直成辨者,與前無數劫來,修菩薩行反。


  後生等者,顯彼土得證。快樂無極者,與上憂畏勤苦,不可具言反。


  長與道德合明者,要解雲:「此借易之辭。」


  易雲:「夫大人者,與天地合其德,與日月合其明,合明者,能信信與所信,五智合也。」(文)


  永拔生死根本者,與上乃至今世,生死不絕反顯。上卷言,拔諸生死勤苦之本,生死根本是「無明」。與佛智明「合明」,無明拔其根。無複貪恚等者,根本已拔,枝末豈存乎?此「橫超勝益」耳。


  欲壽等,明自在生滅也。無為自然等者,快樂長壽等,都悉無為自然得之。


  非求而得之,故雲:「無為自然。」次於無為,泥洹之道者,明「廣略」不思議妙證。


  要解雲:「不住涅槃故雲『次』。到已降『一等』故。此主伴具足莊嚴相。」(文)


  淨影雲:「長與道德合明者,身與福俱名『道德合』。心與智俱名為『合明』。」(憬興同之)。


  義寂雲:「得理通神,謂之道,所得不失,謂之德。反迷歸性,故合明也。」(文)


  箋曰:「生彼國,證無生之道,而得忍不退。境智冥合,其明不分,故雲『合明』。」(文)


  今謂菩提大道,名「道德」,真智冥道,名「合明」。所謂真實智慧,無為法身也。



  換示信疑得失



  汝等宜各精進,求心所願,無得疑惑中悔,自為過咎,生彼邊地,七寶宮殿,五百歲中,受諸厄也。



  漢本雲:「皆各自精明,求索心所欲願,勿得『狐疑』心中悔,欲往生者,無得座其過失,在無量清淨佛國,界邊自然七寶城中,鏱五百歲。」(文)


  吳譯同之。


  汝等宜各等者,勸「專修信」。無得已下,誡「疑惑」。


  生彼已下,彰過勸舍。初中汝等者,告彌勒及諸天人等。


  精進求願者,與上精明求願同。專精明信佛智,求索願「後生」無量壽佛國,宜得如上「大益」也。


  無得疑等者,誡疑;雖補處彌勒而疑,則華不開,是以深誡之。疑惑中悔者,不了佛智之相也,中悔者,初信而行之「中」道生「疑」,追悔先所作而廢曰中悔。


  此乃懈怠倦慢之心,由懈怠因得果,說為「懈慢界」,次所謂「邊地」是也。


  自為過咎者,疑惑過失,顯其過咎至下分胎化二生,此其張本也。


  生彼邊地等者,准異譯雲:「坐其過失,在國界邊,七寶城中,鏱五百歲,其猶犯王法人,鏱邊土,受諸厄者,不見三寶厄,不能自在供養諸佛等,皆是疑惑之過失而已。」


  五百歲者,此方五歲數。


  如覺經雲:「是間五百歲。」(憬興、惠心同依此文。)


  然憬興雲:「受諸厄者,不見聞三寶,故若作此說,彼土亦有憂根者,諸厄即憂受,而出世受,故不名苦苦。」(已上)


  望西以違經失、違理失,斥憬興。(云云)


  今評雲:「望西『不辨別』真化二土,偏為淨土,『曾無憂苦』者,何哉?如其化土則有變易苦,何言無苦耶,若約真土,曾無變易苦,故雲無有眾苦,何得一嗶乎?」


  問:「邊地往生,為三輩攝,將為不攝。」


  答:「和漢諸師,異解紛耘,總攝為二家,如望西舉諸師,望西、略箋以不攝為正。」


  今家三輩九品「邊地」為同一化土。


  對真土一因,為化土「業因」萬差,如別章。



  搗明彌勒信受



  彌勒白佛言,受佛重誨,專精修學,如教奉行,不敢有疑。



  覺經曰:阿逸菩薩言:「受佛嚴明重教,皆當精進,一心求索,請奉行之,不敢疑怠。」(文)


  吳譯全同。


  淨影:「初言受佛(乃至)奉行,領佛向前勸修之言,彰己奉行,不敢疑者,領佛向前,勸舍疑惑,彰己不疑。」(憬興同之)


  望西、略箋依用之,會疏雲:「重誨者,畓命令問疑意,已申無疑意,重明『信疑得失』,深誡『疑誨』故。」(文)


  此乃重再重之義,但是指次上「信疑得失」為重誨。此亦一義耳。


  今謂重謂嚴重,漢、吳本言,佛嚴明重教故,誨示也、訓也、教也。


  指對彌勒辨出要,已下嚴重教誨,言重誨。


  帥辨出要,為明「信疑」得失也,故雲:「不敢有疑者,正顯其要也。」


  敢增韻忍為也。儀禮臣敢辭。注敢者,怖懼由勢決之辭。疏凡言敢者,皆是以「卑」觸尊,不自明之意。(文)